疫情之下 越来越多的日本贫困女性投入到AV行业


转载自:东京新青年

前段时间,日本搞笑艺人冈村隆史,在节目中声称要努力工作攒钱,因为疫情过后会有很多可爱女生去卖身。

虽然冈村隆史为自己蔑视女性的错误观点,进行了公开谢罪。

但事实上,因为疫情而陷入贫困的日本女性被迫投身风俗业的不在少数,更催生出一批小成本“单人AV公司”。

疫情之下,贫困女性的生存问题作为次生灾害已然显现。

疫情来临时,她们先败给了贫穷

日本女性杂志《suits-woman》针对疫情期间贫困女性生存危机,也特别做了一期专题节目。

37岁的单亲妈妈铃木萌奈美,是一家大型健身俱乐部的教练。

因为疫情原因,3月份收入从30万日元锐减到1万2000日元,这笔钱显然不够支付房租和饮食费用。

独自抚养孩子原本成本就很高,往常铃木萌奈美日常消费的每一笔钱都会精打细算。

最近一年里,连洗澡冲凉都在俱乐部解决。一日三餐中的主食,也多以乌冬面和意